• 
    
  • <track id="gbciu"></track>

    開啟,“兩個前列”新征程——宜昌70年發展啟示錄之五

    日期:2019-09-30 07:04來源:三峽日報
    責任編輯:周云 打印

     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長征路。

      今天的長征,方向依然比速度更重要。

      新時期,宜昌肩負起新使命:在保護修復長江生態環境上走在全省前列,在推進高質量發展上走在全省前列。

      城市的夢想,需要接續。注定不會平坦的新征程,該怎樣開啟?

      進退之間看擔當

      70年大河奔流,滄海桑田。

      峽江小城,中等城市,大城市,世界水電名城。

      巨變的背后,是宜昌順時借勢,開放包容,高位謀劃,從容落子,科學發展。

      得天獨厚的磷礦資源,讓宜昌擁有了我國最早的磷酸一銨和黃磷生產企業。

      1970年,宜昌縣化肥廠搶占有利地形,在江南的艾家鎮落地生根,后更名宜昌田田化工。

      積極探索磷礦深加工、廣利用,田田化工的各項經濟指標一路飄紅。“尤其是2009年重組后,年均銷售收入近3億元,年均利稅2790萬元。”時任田田化工總經理李先云回憶說。

      只爭朝夕,同一時段,一個又一個小化肥廠蝶變成現代化工廠,宜化集團、興發集團、三寧化工等一批百億級企業橫空出世。

      2012年,化工產值達到1211億元,成為宜昌首個千億產業。后來,化工產值一度占據全市工業總產值的三分之一以上。

      “共抓大保護,不搞大開發。”2016年1月,習近平總書記為長江經濟帶發展定向定調。

      正視問題,宜昌頓悟:生態環境問題歸根結底是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問題。現階段,高速增長已無法滿足需求,必須轉向高質量發展。

      新征程上,不可能都是平坦的大道。面對重大挑戰、重大風險、重大阻力、重大矛盾,必須有強烈的擔當精神。

      調整產業結構,破解“化工圍江”。2017年,宜昌壯士斷腕,推進沿江134家化工企業“關改搬轉”。

      同樣的,化解過剩產能,騰退發展空間,有200年歷史的煤炭開采行業也就此停擺。

      “十一五”,關閉煤礦122家;“十二五”,關閉煤礦63家。到2018年底,所余38處煤礦全部關閉退出。

      標本之間看格局

      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。

      宜昌認知,綠水青山既是自然財富、生態財富,又是社會財富、經濟財富。

      宜昌實踐,生態保護和修復不能各管一攤、相互擎肘,必須統籌兼顧、整體施策、多措并舉。

      治岸,宜都市規范提升祥印碼頭,種下4000多平方米的紅葉石楠、香樟等,打造湖北最美“花園碼頭”,吸引猴子、喜鵲在此“安家”;

      治水,猇亭區建成5.2萬平方米的人工生態濕地,每天2萬噸中水經過1.5公里的凈化之旅,變成清流,循環供給猇亭工業園區企業。

      以流域性思維推動水岸共治,宜昌先后取締非法碼頭216個、規范提升碼頭55個,封堵入河排污口73個,治理城區黑臭水體187公里,16個工業聚集區全部建成污水處理設施,推動城鄉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超過96%……

      以系統性舉措開展全域修復。宜昌爭取國家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修復工程試點,謀劃了水污染治理與水生態修復、長江岸線段生態保護修復、流域綜合治理與區域生態修復等6大類103個項目。

      宜昌堅持“四季挖窩、三季植樹”,實施長江岸線復綠、長江支流岸線復綠、綠色通道提升、精準滅荒等六大復綠工程,完成生態復綠3.95萬畝,復綠長江干支流岸線178公里,騰退修復81.5公里。

      以協同性機制實現長效治理。對生態環境實行分級管控,宜昌劃定了生態紅黃綠“三線”;破解“九龍治水”困局,宜昌組建了黃柏河綜合執法局;構建縱向到底的責任體系,宜昌確定了市、縣、鄉、村“四級”河湖長;把水質改善成效與生態補償資金和磷礦開采計劃分配掛鉤,宜昌探索了流域生態補償制度……

      以得到人民認可、經得起歷史檢驗的大格局,做好長江生態修復、環境保護、綠色發展“三篇文章”,“一江清水向東流”指日可待。

      加減之間看力度

      2016年,宜昌經濟增速降至2.4%,全省墊底。

      扭轉不利局面,就要緊緊擎住有效投資“定海神針”。但此時的宜昌,非但沒有敞開大門,反而實行了更嚴格的“環保準入”。

      “我在化工企業工作十幾年,深知粗放發展可能帶來安全環保隱患。”宜昌市生態環境局局長吳輝慶如是說。

      在高質量發展階段,經濟發展不再追求“有沒有”,應向“好不好”“優不優”轉變。

      完成非凡之事,要以非凡力度。

      投資30億元的宜化煤氣化改造項目,因選址距離長江只有1公里被否決;投資20億元的史丹利化肥項目,因大氣容量不達標被放棄;投資14億元的高塔復合肥項目,因不符合產業政策被擱置……

      與之相對的是,為補齊化工短板,宜昌組建“推進宜昌化工產業轉型升級課題組”,赴南京、上海兩地考察、學習,成功對接中國化學工程集團公司,簽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。

      為發展新興產業,宜昌瞄準扎根多年、七度追加投資的深圳市東陽光實業發展有限公司,“三顧茅廬”,促成長江山城水都健康城、東陽光原料藥兩個項目成功落戶。

      近年來,宜昌持續開展重大項目“集中開工+集中簽約”,引進一批行業領軍企業、細分領域龍頭企業,不斷填充高端、綠色新動能。

      三寧化工調整了“十三五”發展規劃,淘汰40萬噸尿素廠及12萬噸合成氨產能,投資百億元啟動乙二醇項目,優化產業結構,延伸產業鏈條。

      興發集團布局微電子材料、有機硅新材料等“高精尖”,開發出電子級、醫藥級、食品級主導產品13個系列369個品種,不斷提升產品附加值和利潤。

      實踐證明,越是非常時期,越要堅定信念。時刻保持清醒,避免發展陷阱,克服路徑依賴,才可能將高質量發展之路越走越寬廣。

      今明之間看初心

      九層之臺,起于累土。

      變藍圖為現實,宜昌不馳于空想、不驁于虛聲,一步一個腳印,踏踏實實走好每一步。

      歷經“傷筋動骨拆”“脫胎換骨改”,興發集團結束了“低端產品論噸賣”的歷史,成功進階“高端產品論斤賣”,并喜獲中國工業“奧斯卡”——中國工業大獎。

      持續推進化工企業“關改搬轉”,宜昌已累計關停31家,完成改造升級項目43家,完成搬遷2家、啟動搬遷20家,轉產7家。

      戰略性新興產業無縫接檔。廣汽宜昌乘用車項目每52秒下線一輛新車;仿制藥示范基地建設步伐加快,仿制藥一致性評價在評和通過品種數量全省最多……

      短短兩年間,宜昌精細化工產業產值占比由18%提高到33%,生物醫藥、電子信息、新材料、先進裝備制造等新興產業產值占比達到38.5%。

      走過低谷,今年上半年,宜昌經濟增速8.2%,高于全省0.2個百分點,高于全國1.9個百分點。

      同樣以加速度向前推進的還有長江生態環境保護修復。

      治理船舶排氣、噪聲等污染,長江三峽岸電運營服務公司探索六種岸電模式,打通綠色岸電上船“最后一公里”,為長江經濟帶注入綠色動能,在全國內河沿江應用推廣。

      聚焦問題集中攻堅,生態環境質量得到持續好轉。2018年,宜昌城區優良天數達到274天,為近5年來最好水平;長江干流宜昌段3個斷面總磷濃度分別下降10%、12%、26.7%,穩定保持在Ⅱ類水質以上。

      最新調查顯示,長江流域生態環境的“指標生物”江豚,在長江宜昌段的數目達到17頭以上。

      生態效益、社會效益、經濟效益多贏,湖北省連續兩年在宜昌召開長江十大標志性戰役現場推進會,并給予重獎。

      未來,或許仍需涉險灘、破堅冰、攻堡壘、拔城池。

      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。宜昌將繼續以逢山開路、遇水架橋的開拓精神,奮力書寫400萬宜昌人民偉大奮斗的歷史新篇章。(記者 楊婧 高圣男)

    美乳美女